当前位置: 首页 >> 委员风采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分享到:
字体大小:
诗心禅境俱澄明——谈张凡先生国画艺术
发布时间: 2017-05-28   访问量:0   保护视力色:

张凡简介

江苏省宿迁市画院院长、专业画家

江苏省宿迁市政协委员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事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艺委会委员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

江苏省宿迁市佛教协会副会长

南京博物院特聘画家

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

中国古琴学会会员

出版有:

《楚风汉韵-中国当代名家张凡》、《张凡中国画集》

《张凡中国画作品选》、《张凡山水画选》、《张凡书画集》

《经典美术.张凡卷》、《中国画廊推介画家精品.张凡卷》

《中国当代实力名家-张凡》、《中国当代最具收藏潜力画家-张凡.霍春阳》

《国画经典-张凡》、《云水禅心---张凡》、

《名家艺术—笔意禅境.张凡中国画精品特刊》、

《国画家报-张凡》1、2、3卷、

作品入编《红旗》、《国家人文历史》、《收藏与投资》、《中国书画名家》、《中国书画交流》、等160余种刊物及专业画集。2005年江苏卫视大型人文栏目《江南》曾以“画家张凡--只为那无限风光”为题做纪录片、2014年江苏卫视《看文化》栏目拍摄“云水禅心——画家张凡”并播出,江苏文化星空拍摄《画家张凡》上下集。

《万壑有声》2013年全国中国画展。辽宁抚顺

《放墨为山皆有意》—重温经典(太仓)2014全国中国画展

《我山自信云舒卷》—金陵文脉(南京)2014全国中国画展

《黄山写生》2014年江苏省第五次新人新作展新人奖

《敛云收雾日光新》江苏省“纪念建国65周年”画展

《山画开楚》江苏省2015“傅抱石双年展”

《山水2》2015江苏省首届青年画展

对于画家作品的品读,欣赏者各自有不同的角度,有的看布局,有的看笔墨,有的看气象,有的品味道,有的看热闹……我是个门外汉,基本上属于看热闹的那种,但本着不以形求而以神遇的想法,从文化的角度去观照,有时也能咂摸出一点味道,体会出一些意境。以一名读书人的身份欣赏张凡先生的画作,他苍莽野逸的山水、古奥姿媚的花鸟,都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最近,张凡先生又创作了系列的清供图,闲情逸致中弥漫着书香,流溢着禅机,赢得了不少行家的称赞,也使我对这位与众不同的画家的认识更加完整。

我一直认为,成功的书画家在创作上应该有主导趋势,或者说应该有一条主线,但其风格却不能是单向度的,而应是立体化的、丰富多彩的。在这一点上,张凡先生无疑是成功的。按照我的理解,他的创作主导趋势是诗心与禅境,他的山水、花鸟包括清供,以及不多见的人物,都从不同侧面展示这一主导趋势,并且形成合力,推动这一条主线向纵深发展。读张凡先生的画,最好当作诗来读,当作禅宗公案去参悟;读张凡先生的画,能够产生诗,能够催发对禅境的感触。于是,我在品赏张凡先生的大作时,吟成一首绝句:

从来笔墨与心清,

丘壑幽深奇气横。

画里别开新世界,

诗心禅境俱澄明。

且以这首小诗为纲,谈谈我对张凡先生国画艺术的理解。

从来笔墨与心清。杜甫诗云“杖藜从白首,心迹喜双清。”书画艺术创作既本于书画家主体的本质,又指向其本质。如果心不能清,那么此人创作出的书画作品必然芜杂,纵然技巧娴熟,掩饰得再好,也还是经不起推敲。心已然是清了,如果手下功夫不到,笔墨不能清,也限制了书画家对主体生命精神的表达。我对书法略知二三,对国画可能略知一二都达不到,但在欣赏书画作品的时候,我秉持一个大的原则,就是看其笔墨和精神意味是“清”还是“浊”,并以此来判定雅俗。观赏张凡先生的画作,每次都觉得有一股清气充盈于尺幅之间,不同流俗,既养眼又养心。这清气,是张凡先生气质、胸襟的清幽,创作心态的清净,驾驭笔墨色彩、牢笼万象的思路清晰、风格清健融汇而成的清凉境界。

丘壑幽深奇气横。古人常说,画山水要胸藏丘壑。其实,不仅仅是画山水,画花鸟、人物都必须如此,甚至为文为诗为书法均须如此。最先接触的是张凡先生的山水,笔走龙蛇,气象苍莽,虽然经常画的是些荒山野岭,但丘壑纵横,意象纷呈,充满了勃勃生机,饱含着画家对客观世界蕴藏的生命力的挖掘和对主体生命精神的体认,绝非一些画匠手下的俗山俗水可比。后来看到张凡先生的花鸟、人物,与其他画家相比,同样的花花草草、枝枝叶叶,同样的嶙峋怪石,同样的人物形象,偏偏就是有着更加丰厚的内涵,总有许多耐人寻味的地方。最近看张凡先生的清供系列,简简单单的案几、花瓶、香炉、茶盏,以及看似随意安放的花果、小动物,这些物事共处在画幅之中,传达的信息量竟然丝毫不弱于山水、花鸟。这使我想起八大山人的花鸟画,寥寥数笔蕴藏的意象惊人!看来,他们的胸中都是包罗着幽深纵横的丘壑的。

画里别开新世界。郑板桥有一段论画竹的话很妙:“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实胸中之竹,并非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非胸中之竹也。总之,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趣在法外者,化机也。独画云乎哉!”画家笔下的山水、花鸟、人物的形象,虽然来源于客观世界的山水、花鸟、人物的形象,但画家在酝酿和创作的过程中,“参赞天地之化育”(《文心雕龙》句),以独特的视角和主观的精神、意志和气质对其进行改造、调整、融合,原先的形象只是画家的“意”之所托,他们服从服务于画家主体的“意”,参与画家对“意”外化的活动,因此,呈现出来的意象与原先的形象迥然有别,成功的创作往往能够创造新的天地,或称之为意象。我个人的看法,张凡先生笔下的形象,呈现的是一种梦一般的意象。他的山水,仿佛是把现实世界中的山水打破、揉碎,然后按照自我的意愿重新塑造出来,所有的山石、亭阁、流水、松风、飞鸟等等,都按照他的“意”重新整顿和安排,服从于他一贯的创作主导趋势,因此画出来的山是张家的山,水是张家的水。他的花鸟,不是活在现实生活中,不是活在宣纸上,而是活在他的精神世界中,画幅仅仅是他揭开的一个窗口。他的地盘当然他做主,因此,安排路灯竖在花鸟之间有什么不可以?在艺术领域,万法唯心,一切皆意造。有人认为把路灯画在花鸟画里是创新,有人认为是搞怪,你说你的,他画他的。不管别人怎么说,路灯依然静静地照着,花鸟依然鲜活地存在,亦古亦今,非古非今,其实,这一切不过是张凡先生内心世界的偶然投射,雪泥鸿爪而已。他的清供系列,每一件东西都是现实中存在的,但组合在一起,却使人感觉那是一种印象,是在古典诗词的缤纷丽藻中,在如月光如流水的古琴声中偶尔闪现的印象的片段,被他妙手偶得,将这些一霎那的美妙固化而成为久远。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